战将_77119小说

孔孔 擅长:水瓶座 3浏览 编辑于:2019-10-10 03:56:02
温瑞安《战将》第一章就算我是淫贼“唐宝牛?”在往金宝城的途中,方恨少和唐宝牛正埋怨天气太热、无处可遮荫、没有水喝、路程太远、身上穿的衣服过厚,总之无一事不列入他们怨声载道里。不过他们仍得要赶路,赶路为了筹一笔钱:一笔足以拯救叁个村子的人的钱。就在他们热得恨不得像狗一般吐着舌头在树底下纳凉,累得巴不得用十指走路,饿得肚皮贴到脊骨上的时候,忽听得这一声唤。唐宝牛一怔。这时候,他们正要越过前面的一顶轿子。这项骄子一前一後,由两人抬看,竹榻简陋,并不像是什麽富贵人家的行舆,只不过那两人抬看疾行,似毫不费力。至於里面坐的是什麽人,由於竹子遮掩着,唐宝牛和力恨少既没细看,也未留意,只这时忽听到这样一个苍然的语音,发自轿内,叫的是唐宝牛的名字。唐宝牛不经意的应道:“谁?”那顶轿子突然止祝由於骄子停得如许突兀,骄子仍摆幌看,但人已停了下来,轿子里发出了一阵苍老的咳嗽声,令人听来感到震栗,犹但风前摇摇欲熄的烛焰。     咳声过後,轿里的人声音微颤的间:“贪花大侠唐宝牛?”     唐宝牛最喜欢别人称他为“大侠”。     他一向自命风流,觉得好色贪花,决不是坏事,而今那衰老的声音这麽一叫,他大感飘飘然,便应道:“我就是。不知老丈…”他的话没有说完。     因为说不下去了。     十七枚暗器,自轿内激射而出:十七枚暗器之後,略停了一停,这停一停比弹指时间还短,跟看升二件暗器又暴射而出紧随看一声涩喝,一条人影破骄而出,双手抓住一把黑刀,飞斩而下,同时间,那抬轿约两条大汉,同时扔掉轿子,反手抽出杏门兵器,一左一右,同看唐宝牛儿头鬼脑劈打下去!     这全无徵兆、毫无警示、不合常理的猝然狙击,如果唐宝牛和方恨少是平常的武人,早就变成了个拆散了四肢的血人倒在路上了。     方恨少飞身而起,一刹那间,他从官道掠至树梢,由树上落到草丛,又从草丛扑向官道,好不容易才躲过这一连串狙击,但身上仍是挂了叁道血痕。     唐宝牛的轻功,还逊於方恨少,...
显示全部
收起
收起
 | 0 0条回复 更多 收藏
举报
分享 观点证 下载附件
观点区
扫一扫提取内容
新浪微博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