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剑_77119小说

cnliangjun 擅长:伊朗电影 3浏览 编辑于:2019-10-10 03:50:17
温瑞安《祭剑》第一章人,到底该不该救“别杀我!别杀我!”一个声音凄厉的嘶喊着,令人震撼于呼喊者何等惶切的求生意志,“求求你放了我——”语音未完,突然切断,就像一只鸡在啼声中忽给人扭下了脖子。沈虎禅乍闻这凄枪的呼喊,一怔,随即急展轻功,掠人林中,只见林内有一片被砍伐过的室地,有一人已身首异处,鲜血不害断头上直喷着,另外两个衣衫破烂、鲜血斑斑的汉子,一个持大刀对抗着,另一个手持尖刀,全身发抖,跪下来看他那被砍了头的同伴,汗水、泪水溅了一脸,神情完全给惧色所占布。包围的人只有三个。一个红衫浓眉的青年,双手抱持一柄古剑。一个锦袍青靴、手挽银剑的公子。一个神情冷漠,脸色阴森,双手插在衣袖里的中年人,额上有一道青记。这人并没有出手,但那红衫青年和锦袍公子的剑招,十分凌厉,那持刀的大汉已经抵挡不住,眼看就要命丧剑下。沈虎禅一掠而入,心想:救人要紧,也顾不了究竟是什么事情,大喝了一声:“住手!”     “铛”的一声,大汉的刀被震飞,红衫青年的剑中锋而入,锦衣公子倒剑回后刺入,势要将这名大汉前心后刺出两个窟窿采。     沈虎禅再也顾不得许多,飞抢过去,双手一抓,竟凭空执住古剑和银剑,这两柄剑都是削铁如泥的宝剑,饶是沈虎掸拿在乎上,也觉得锋上的寒气与锐气直浸掌心。     那名青年及公子更为大吃一惊:要知道他们手上拿的,一把是“清泉石剑”,一把是“小白龙”,这两柄剑一柄是武当派名剑,另一把是雪山派镇山宝剑,正是无坚不摧的刊器,他们出道以来,还是第一次被人随手一抓,这样拿在手上的!     沈虎禅叱道:“慢着!”     那脸有青记的汉子身形一闪,已自沈虎掸、红杉青年、锦衣公子间抢入,沈虎禅卫见此人身手,虽然双手仍留在袖子里,但声势已非同小可,即飞起一脚,把那受伤的汉子踢了出去。     青记汉子正要出手,人已不见,他身形已掠了过来,与沈虎禅正好牺了一个照面,微微一震,道:“是你!”     目光再瞥向沈虎禅背后那一截高过头顶的木鞘古刀,失声又说了一句:“是你!”  ...
显示全部
收起
收起
 | 0 0条回复 更多 收藏
举报
分享 观点证 下载附件
观点区
扫一扫提取内容
新浪微博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