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酷刑by 小周123(含番外,无错字版)

dghhvv 擅长:开房记录 3浏览 编辑于:2019-08-14 08:00:04
十大酷刑by小周123文案:七年前,障孽,在江南深深种下,只因别人一句无心的“色如春花”,只因恰巧回眸的灿然一笑,十五岁便进士及第的严小周,竟被逼成了当今皇上朱炎明身下凌虐的玩物。七年后,踌躇满志早已付水东流……欲极生爱,爱极生恨,爱恨之极万劫不复在情爱中煎熬纠葛重重的朱炎明,得不到真心回应的当朝天子所作的只能是变本加厉的蹂躏侮辱严小周,求得苦,求不得最苦!七年的光景,堪堪只是忍受吗?!风刀雪剑过后,总该有个了结,总该有一丝幸福可是,十大酷刑还差一笔谁终入阿鼻地狱,永不超生……第一章其实,全不用那么费事的。小周说着缓缓张开了手,他的手很漂亮,指尖略呈玫红色,肌肤是透了明的白,尾指微蜷着,有似午夜里含香未绽的兰花。“严大人的意思是——”傅晚灯俯了身子半趴在桌面上,隔着氤氲的茶雾,看他白的全无血色的脸,眉心间一点红痣,吞吐掩映,妩媚中隐隐藏了几分杀气。 小周微抿了唇角,分明是个欲言又止的光景。傅晚灯深知他的难处,便一手指了天地道:“此事谓为机密,如若让第三个人知晓,你便抉了我的舌头去。”   小周淡淡道:“别人倒也罢了,只是圣上那里,我委实不好交待。”   傅晚灯笑了:“你不说,我不说,圣上即便眼能通天,他又从何而知呢?”   小周只是看了自己的手,半晌才道:“那般说法,明明——就是要放他一条生路的。”   傅晚灯压低了声音道:“严大人什么时候倒变成菩萨心肠了,你只可怜他,却为何不肯可怜我?”   小周静了许久,指尖忽然凌空一划,按在了绯红色的八仙桌上:“剥皮不见血,却又有什么难处!”   傅晚灯微挑了眉峰道:“还要请严大人指教。”   小周音色清冷,不带半分尘俗之气的娓娓说道:“只用冰水镇了短刀,在人的天灵盖上开四分长的一道刀口,灌了水银进去,水银远重于血,自可将皮肉分离,人在剧痛之下,身体猛力上蹿,从刀口里钻出来的,便是赤条条活生生的一团白肉,莫要说是血,就是眼泪,也让他掉不出一滴。”   傅晚灯忍不住微微打了个寒颤,却看严小周仍是一脸云淡风轻的模样,只是眉心间那颗痣,红的越发鲜艳欲滴了。他强笑了一声道:“大人果然是好手段,真让傅某佩服之至。”  ...
显示全部
收起
收起
 | 0 0条回复 更多 收藏
举报
分享 观点证 下载附件
观点区
扫一扫提取内容
新浪微博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