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室难为

继室难为...第一章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然后锣鼓齐鸣的送入洞房。今日的新郎官张清和,字致远,如今的两淮都转运盐使司都转运使,从三品高官,历来是天下有数的肥缺。没想到三十而立后又八抬大轿娶回个娇滴滴姑娘来,本就紧绷的脸如今更是没一点笑容,周身的严寒让来贺喜的宾客们都不敢上前。来闹洞房图喜庆的宾客更是在这严寒中早早的退了去,生怕是扰了张大人不快。后院有老太太坐镇,乾坤独断的硬是迫着张清和进了洞房,也不知后院几位美娇娘撕破了心爱的绢帕。洞房到处一片大红处处透着喜庆,桌子上的如同婴孩胳膊那么粗的红烛灼灼烧着,安宁捏着衣摆饥肠辘辘,面上还是一片清然,天知道她到底有多想动一动吃点东西。碧水是安宁的陪嫁丫鬟,自然得在一旁伺候,安慰自家姑娘:“姑娘且忍忍,姑爷应该就来了。”说话间,就听到外面一阵喧哗声,料是张清和来了。张清和在一旁站立,接过喜婆递过来的如意秤,在喜婆迭声吉祥话下挑开了大红盖头。      安宁抬起头来飞快的瞄了一眼张清和,只看见一截大红色底端绣并蒂莲喜服还有凛凛眉目,剑眉星目犹如寒星,正对上这双眼安宁似害羞的低下头,面上带了些绯红。      喜婆早就得了吩咐,如今也不敢逗留,只按程序说了些吉祥话,很快就退下了,碧水也随着退下的丫鬟婆子们退下,临了将喜房门关上,自有婆子在外面守着。      喜房一时静谧,静悄悄的就剩下桌上红烛灼灼燃烧的声音。      安宁撇嘴,心想你到底想哪样?老娘饿死了,应景的安宁的肚子发出咕噜噜的声音,这下子安宁窘迫极了,这感觉比在安静环境下放屁更让人觉得糟糕。安宁只得把头低下,遮住遍布红霞的双颊,似乎还听到轻笑声,再抬头时看到就是坐在不远处花开富贵红木椅上的夫君老爷好整以暇的盯着自己看。      张清和收起眼中少见的笑意,端头打量成为自己小妻子的女人,大红喜服衬的肌肤如凝脂,面若桃李,烟眉秋目,凝脂猩唇,虽不是绝色,却带着从容雅致,婉约恬然。“过来。”      安宁乖乖的走过来,两人喝了交杯酒,香醇女儿红滑入口中,带着...
显示全部
收起
收起
 | 0 0条回复 更多 收藏
举报
分享 观点证 下载附件
观点区
扫一扫提取内容
新浪微博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