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惊心》清穿_BY桐华

谢谢您嘞 擅长:青岛市第九中学 2浏览 编辑于:2019-06-26 09:12:01
《步步惊心》桐华著《步步惊心》第1部分  第一卷楔子  2005年,深圳  华灯初上的街道,比白天多了几分妩媚温柔,张小文身着浅蓝套装,在昏黄的灯光下显得有些疲惫。刚进楼门却想起浴室的灯泡坏了,忙转身向楼旁的便利店走去。  开门,打灯,踢鞋,扔包,一气呵成。张小文从阳台上把沉重的梯子一点点挪到浴室,试了试平衡,小心翼翼上了梯子,突然脚一滑,“啊”的一声惊叫,身子后仰重重摔倒在瓷砖地上,一动不动。  清、康熙43年,北京湖边景亭的走道,面对面站着两位十三四岁的姑娘。穿鹅黄衫子的已是赏完湖景,正欲下楼,着浅蓝衫子的也就差着两步,即可上到亭间欣赏美景。但楼梯较窄,一人走富裕,却绝不能两人同行。双方又都不想让路。二人同时提脚,迈步,挤在了一起,浅蓝衫子的小姑娘因在下方不好用力,脚一滑,“啊”的一声从楼梯滚下,摔落地上,一动不动。  第一卷第一章   正是盛夏时节,不比初春时的一片新绿,知道好日子才开始,所以明亮快活,眼前的绿是沉甸甸的,许是因为知道绚烂已到了顶,以后的日子只有每况愈下。一如我此时的心情。已是在古代的第十个日子,可我还是觉得这是一场梦,只等我醒来就仍然有一堆的财务报告等着自己,而不是在康熙四十三年;仍然是芳龄25的单身白领,而不是这个还未满十四岁的满族少女。   十天前,我换灯泡时从梯子上摔下来,醒时已经是在这具身体前主人的床上了。据丫鬟说,我是从阁楼的楼梯上摔了下来,然后昏迷了一天一夜。而对我醒后一切都忘记了的“病情”,大夫说是惊吓过度,好好调养,慢慢就能恢复。   “二小姐,我们回去吧,虽说已经过了正午,可这会的地热气才最毒,您身体还没完全好呢!”姐姐的陪嫁丫鬟巧慧在旁劝道。“好!姐姐的经也该念完了。”我转身应道。   我现在的名字是马而泰.若曦。而这个白得的姐姐叫马而泰.若兰,是清朝历史上颇有点名气的廉亲王八阿哥允禩的侧福晋,不过现在八阿哥还未封王只个多罗贝勒,而且也未需避讳雍正的名字而改名,所以应该叫胤禩。   姐姐的性格说好听了是温婉贤淑,说难听了是懦弱不争,一天的时间里总是要花半天念经。我猜恐怕是不受宠,至少我在这里的十天,从未听...
显示全部
收起
收起
 | 0 0条回复 更多 收藏
举报
分享 观点证 下载附件
观点区
扫一扫提取内容
新浪微博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