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张爱玲倾城之恋

彼岸的二货 擅长:魂斗罗(Contra) 1浏览 编辑于:2019-06-12 20:42:01
         张爱玲《倾城之恋》  上海为了“节省天光”,将所有的时钟都拨快了一个小时,然而白公馆里说:“我们用的是老钟。”他们的十点钟是人家的十一点。他们唱歌唱走了板,跟不上生命的胡琴。  胡琴咿咿呀呀拉着,在万盏灯的夜晚,拉过来又拉过去,说不尽的苍凉的故事——不问也罢!……胡琴上的故事是应当由光艳的伶人来扮演的,长长的两片红胭脂夹住琼瑶鼻,唱了,笑了,袖子挡住了嘴……然而这里只有白四爷单身坐在黑沉沉的破阳台上,拉住胡琴。  正拉着,楼底下门铃响了。这在白公馆是件稀罕事。按照从前的规矩,晚上绝对不作兴出去拜客。晚上来了客,或是平空里接到一个电报,那除非是天字第一号的紧急大事,多半是死了人。   四爷凝神听着,果然三爷三奶奶四奶奶一路嚷上楼来,急切间不知他们说些什 么。阳台后面的堂屋里,坐着六小姐,七小姐,八小姐,和三房四房的孩子们,这 时都有些皇皇然。四爷在阳台上,暗处看亮处,分外眼明,只见门一开,三爷穿着 汗衫短裤,揸开两腿站在门槛上,背过手去,啪啦啪啦扑打股际的蚊子,远远的向 四爷叫道:“老四你猜怎么着?六妹离掉的那一位,说是得了肺炎,死了!”四爷 放下胡琴往房里走,问道:“是谁来给的信?”三爷道:“徐太太。”说着,回头 用扇子去撵三奶奶道:“你别跟上来凑热闹呀!徐太太还在楼底下呢,她胖,怕爬 楼。你还不去陪陪她!”三奶奶去了,四爷若有所思道:“死的那个不是徐太太的 亲戚么?”三爷道:“可不是。看这样子,是他们家特为托了徐太太来递信给我们 的,当然是有用意的。”四爷道:“他们莫非是要六妹去奔丧?”三爷用扇子柄刮 了刮头皮道:“照说呢,倒也是应该……”他们同时看了六小姐一眼。白流苏坐在 屋子的一角,慢条斯理绣着一只拖鞋,方才三爷四爷一递一声说话,仿佛是没有她 发言的余地,这时她便淡淡地道:“离过婚了,又去做他的寡妇,让人家笑掉了牙 齿!”她若无其事地继续做她的鞋子,可是手指头上直冒冷汗,针涩了,再也拔不 过去。   三爷道:“六妹,话不是这么说。他当初有许多对不...
显示全部
收起
收起
 | 0 0条回复 更多 收藏
举报
分享 观点证 下载附件
观点区
扫一扫提取内容
新浪微博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