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宫妖冶

xhglove007 擅长:网贷P2P模式 1浏览 编辑于:2019-05-17 03:58:01
深宫妖冶她曾经执掌一切,权倾天下,风光无限,却非青春年华,当风韵犹存都离她远去,只剩本能地掌控,她是太后。她有美丽的身子与头颅,却披不上袍,戴不了冠,她是贵妃。凤袍内,凤冠下,那个身子与头颅,皇后是皇后,她是她。深宫妖冶,无血战争。女人的人生总在不断重复,男人是永恒的主题。  第1章  周文释跪在殿前,接受皇后召见。  皇后端坐凤椅,微微一笑:“周大人上月完婚,怎么不带新夫人入宫逛逛?”  周文释道:“乡间粗妇,不敢唐突皇后。”  皇后抿了口茶:“只怕周大人金屋藏娇,不舍得。”  周文释垂首:“臣不敢。”  过于谨慎的对答,使空气都沉默下来。  周文释过了许久,抬头看一眼皇后,只见她眼帘挂得很低,腮边两个纯金耳坠微微摇晃,闪烁灿灿澄黄的光,头顶凤钗斜插,颤巍巍地抖动。  皇后默然一会儿:“为了完婚,舟车劳顿,很辛苦吧?”  “社稷重于己事。”  “这么快回来……”皇后把话尾拖得长长:“皇上有周大人,社稷之福,国家之幸。”  “臣不敢。”   “何需自谦。”皇后打量周文释,快三十的人了,丝毫不见衰老,神态沉静,言语有度,仿佛多说一个字都是多余,变的,只是身形更加修长,隐藏在宽大的朝服里,显得有些单薄。   周文释行动如行云流水,再次叩首:“臣谢皇后召见,关怀之情,铭感五内。”   皇后微微抬首,凤钗猛地上下摇动,这时候说这种话,明明是想抽身了,感激之词从他口中说出,说不出的冰冷无味,皇后语调不知不觉变得尖刻:“周大人与本宫上辈,本是姻亲,同为一家人,说不上什么关怀,分内之事耳。”   周文释听到一家人,身形动了动,很快恢复平静:“皇后尊贵之躯,臣不敢与之相提并论。”   皇后银牙一咬,气冲头顶,贴身侍女姣月暗暗拉了下她袖子,皇后呼出一口气,生硬地:“周大人一路辛苦,回馆歇息吧。”   周文释面色如常地退下。   皇后猛地拍一下凤椅:“没有一个不欺负我!” &nbs...
显示全部
收起
收起
 | 0 0条回复 更多 收藏
举报
分享 观点证 下载附件
观点区
扫一扫提取内容
新浪微博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