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痕

艇仔 擅长:人鱼朵朵(电影) 2浏览 编辑于:2019-05-16 04:16:01
正文绪章我对家有种超乎寻常的爱恋。小时候有次贪玩,找不到回家的路,慌张、恐惧浸满整个幼小的心。当自己趴在一口人家的窗口,看到晕黄的灯光和温馨的一家时候,自己在外面哭的一塌糊涂。后来,陌生的女主人看到了我,并细心的把我送到了自己的家门口。长大后,看了安徒生的故事,回想起幼时的事情,发现自己那时真像卖火柴的小姑娘。但自己是幸运的。然而那种对家的深刻的眷恋,已经在心中慢慢发芽并茁壮长大。小学时候,父母的一次激烈的争吵,又引发了我内心的恐惧。害怕父母真的如他们吵架时候的话“离婚”,害怕家如泡沫般的消失。这种害怕的感觉,笼罩着自己的整个身心,仿佛世上只剩下我一个人,心刻骨般的冰冷。看着姐姐和哥哥害怕的躲到一边,我哭着,冲到父母跟前,大喊到如果他们不要我们,我就去死。依稀记得父母很震惊。然而从那之后,我再也没有见过他们争吵过,他们如同中国无数对典型的夫妻,男主外,女主内,坚强且毅力的支撑着一个家,不管经历怎样的生活磨难,都努力给自己的孩子营造一个温暖的港湾。我感激他们,敬佩他们。     是的,我有一个姐姐,一个哥哥。我是很幸福。哥哥总是保护我不被人欺负,姐姐总是细心的照顾着我。我感恩般珍惜着这种幸福,并如刺猬般防备破坏这一切的外来者,冷眼的看着生活中相遇的丑陋的陷害者。      但是,我对姐姐痴迷的爱情感到很无助,是的无助。这种病态的爱恋在家遭受最严重的外来迫害时候,给父母很大的内部打击。姐姐的爱恋是遭人鄙夷的,父母的眼泪没有打动她的固执。如果是影响的话,那么这件事情对我影响是对待爱情的态度。      所以我认为男人也如衣服,男人没了可以再找,父母却只有一个。为了一个男人,惹父母难过是罪过的,更何况是如此开明、如此兢兢业业为了子女的父母。虽然自己看了很多言情小说,也和同学好友在中学阶段梦幻过,然而我的心总是很冷静。任何打扰到自己学习的爱慕都是不该发芽的。收到情书,态度都是拒绝。      父母看到自己的优秀成绩,欣慰的笑脸,是我唯一能做的回报父母的事情,也是自己追求的幸福。      大学,是个每个人成长时期,都  ...
显示全部
收起
收起
 | 0 0条回复 更多 收藏
举报
分享 观点证 下载附件
观点区
扫一扫提取内容
新浪微博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