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山南麓,好风依依  擅长:想象「空想人士」  交流信 关注
我的观点: Ta什么都没留下...

我想提一下本质的部分,我的出发点是“什么是高举大旗,为什么要高举大旗。”其实这篇文章恰恰可以作为我之前“辩证泥潭”的目标,问题就在于,说辩证法是绝对正确的,本身就是不辩证的说法。这和“世界上没有真理”一样,其自身不能成立。但辩证法所强调的是,就算都成不了真理,也是有高下之分的,而不是一否定了事,辩证法确实有“好好先生”的嫌疑,但这就是辩证法。

用马克思主义否定马克思,听起来是再可笑不过的。但是当马克思本人说“我不是马克思主义者”时,我们恐怕不得不警醒了吧?其实作为对哲学有一定了解的人,都知道哲学家也是人,在不同时期的观点往往并不全无矛盾(比如维特根斯坦)。所以我们回答“什么是高举大旗”时,就得先问问自己:什么是大旗?如果回答“大旗就是马克思”,那么显然犯了刚才提到的错误,那就是人本身不能成为大旗,人是多样的。要成为大旗的东西,必须是一种思想,而且是明确的、不矛盾的思想。如果有一种思想叫做“马克思主义”,那么其必然不等于马克思。我们引用马克思,不等于引用马克思主义,这是第一个谬误可能出现之处。第二处在于,真理具有相对性,从马克思主义中抽出任何观点,都不能脱离这一观点所在的实际情况。问题在于,真理往往是不会标明实际情况的,实际情况是复杂多变的。人的认识不可能周到,但有些人甚至没有尽可能周到,就断言真理可以适用,这是不应当的。第三处在于,文字本身的可曲解性,这是无法避免的,我们通过文字只能间接得知作者的态度,这一认知可能会因人的解读造成差异,是正常现象,不可避免。但是文字的表达力依然存在,故这一差异是有限的,多数情况下应当忽略,但视而不见是不对的。

这三处因“人”带来的问题,导致了很多人对哲学的误读。而我在这里提出的三处问题,正是通过唯物辩证法得到的。但是我们依然可以看到,有些人发表观点,违背了这一基本方法,只强调主要方面,无视次要方面。但辩证法告诉我们,事物的次要方面,也有可能在一定条件下转化而成主要方面,因此“次要方面”这一概念也同等重要。文革的一大原因,就是公有制的弊端被放大,次要方面转化为了主要方面,但仍未被及时考虑。我们高举大旗,也必须用马克思主义来举。马克思的著作中不全是我们宣扬的马克思主义,因为我们宣扬马克思主义是因为其正确,经受住了实践的检验,但不是一切言论都经受住了。马克思的基本思想是正确的,但不能因为某些主张仅仅以马克思主义为成分,就也承认其正确。忽视唯物主义辩证法而宣扬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一开始就犯下了错误,我对此予以辩证的否定。

收起
收起
 | 0 0条回复 分享 收藏 观点证

我发表一下对“议论社会”的议论(仅仅是相关,并没有直接关系)。这篇文章让我想到了社会达尔文主义,进化论的作用是“解释”,但是社会学家却把这一理论作为“行为指导”或者说“正义”。进化论本身始终正确,但具体分析中会有这么一个问题:个体越来越复杂,人类社会尤其如此。虽说如此,还是有一种通用的强制分析方法:假设个体都很蠢,比如假设“所有人都趋利避害”。不做此假设,分析很难进行,但社会又不全如此,甚至会出现个体影响整个社会的情况。趋利避害是重要假设之一,重要假设之二是“人不顾长远利益”。其实我们对社会成员的描述实在是太过于抽象了,我举一个森林防火的例子:美国由于森林火灾带来的损失巨大,规定必须一天之内把火扑灭,并投入巨资。但研究人员发现,如果每次迅速扑灭火灾,一旦再次起火,将规模更大。所以他们得出结论:如果按时放火烧山,反而可以降低火灾损失。他们将这一很有远见的结果报告给国会,但是并没有得到支持——谁愿意去烧?!这是个夸张的例子,但是也足以说明,同样是趋利避害,个体的选择并不一定一致。再比如欧洲鼠疫期间,政府出钱购买死老鼠(以鼓励人们抓老鼠),我不知道有没有人真的去抓,反正报道说那时家家户户都开始养老鼠。这一情况对于不知道者,未必显然,虽然很合乎解释(为了利益),但并不好猜。

我常常发现自己和群众反响不一致(比如:抄袭很不好吗?),所以对于群体现象,我也觉得自己不见得能作出好的判断。

收起
收起
 | 3 0条回复 分享 收藏 观点证

协议是什么?我下载QQ的时候曾经努力去看相关协议,结果根本看不懂——难道只有我看不懂?协议本来是用来为我们服务的,但我们甚至不知道内容!如果我选择不同意长长的协议,我根本无法获得服务;而如果我点下“同意”,服务方却会认为我们已经通读并理解了协议。这为何看起来像一场骗局?一场文字游戏!这和法律形成了鲜明的对照——没有会在出生前按下“我同意遵守法律”!我认为,所谓的软件使用协议应当像立法一样,随时接受检查。我对此的建议是,基本的条款应当包括在法律中,而不是在每一份协议中;除此之外的条款,应当先接受检查,才能够发布和使用——并且应当最大限度地让用户理解。

但是骗子无处不在。问一个人“你的密码是多少”,如何回答是那个人的自由。花言巧语会撼动一个人,而这几乎无法避免。是否该允许软件收集个人信息?这个问题很荒诞,因为这是必然的。这不是今天才有的问题——什么是选择的自由?就像那么多人走进赌场一样,该拦住他们吗?我们有拦的权利吗?我们选择让服务商收集我们的信息,因为我们可以因此获得个性化服务——但是隐私怎么说呢?“又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协议就是这样的东西,少有人能“清楚地”知道某个选择造成的得与失。何况服务商也是人,不可能凭空索取,就像希望各大网站的广告能消失一样。

……

我们只能在不停地互相妥协。

收起
收起
 | 2 0条回复 分享 收藏 观点证

我觉得,要是技术不断发展,恐怕“伪造”这个词再也不会有实际用处,因为一切都将是“真的”。想要做点什么的话,只能限制技术发展,建立一个技术监控体系了

收起
收起
 | 0 1条回复 分享 收藏 观点证

信仰仅仅是动力的一种。信仰不存在好坏。


(我就搞不懂了,为啥一定要凑满五十字?我在这里提个建议,直接把回答分成长回答和短回答算了,观点也可以按这个分,两者的性质往往是不一样的)

收起
收起
 | 0 0条回复 分享 收藏 观点证

“语言可以转变一个人的思维模式。”感谢编程,让我们不用成为尼采那样的语言学者,也可以接触到另一个世界。我敬仰王小波,wlop,结城浩,程序让不同领域得以对话。

收起
收起
 | 0 0条回复 分享 收藏 观点证

【快乐】是内心感受,【胡子】是外在表现。这个真的好类比么?……呃


收起
收起
 | 0 0条回复 分享 收藏 观点证
loadding
loadding
loadding
loadding
loadding
扫一扫提取内容
新浪微博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