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atar
哲学 111观友 申请屋主
天山南麓,好风依依 擅长:想象「空想人士」 发表于:2018-01-07 14:01 观点证

辩证泥潭:辩证地看待辩证

马克思主义告诉我们要辩证看待事物——某物总是有好处,也总是有坏处,只看到一边必然会造成偏见。这是很好的做法,但是也造成了反面效应:我们如此分析罢,然后便弃之不顾了。辩证法只告诉我们怎么看,但并没有给我们一个倾向:既然某事同时有好处和坏处,我们该做吗?辩证法其实是给了回答的,即事物虽然有两面,但也有主次。——所以相比于偏见,辩证法只是多了一重理由吗?主次还是我们在说。甲乙两人辩论,甲对乙说:你没有辩证地看待——这往往就为甲添了一分可靠,虽说他未必更正确,我认为这是不可不提防的。我遇到和自己观点相左的人,也往往会因为他的不辩证而在心里笑他——但我就更正确吗?在辩论中,可能双方都辩证地看了,但是即使他们的分析相同,他们依然可以仅仅在主次上产生分歧——这怕是无结果的辩论。何况辩论本就不一定有结果,我想起了“美国会出兵朝鲜吗”(上世纪的论题),这完全就是重过程轻结果型辩论,仿佛炼金和化学的关系。但对于决策型的辩论,我们就该想想:胜方一定更好吗?

发表于:2018-01-07 14:49:30 收起
收起
 | 4 1条观点 1条回复 收藏 分享
天山南麓,好风依依 擅长:想象「空想人士」 发表于:2017-12-29 20:12 观点证

  所谓讨论,自然是应该允许各种各样的声音的。所以一贯以来,各大网站也是这么做的,毕竟这样最简单,最自然。但是隔壁知乎成了什么样子,我也清楚,很不是滋味;看毕这里的简介,也感慨不少。但是这种感觉是必然的,就像这个社会所做的一样,又要维持秩序,又不想扼杀多样性。

  知乎该是个很好的参考,当然,不是终点。作为一个爱幻想的年轻人,我刷知乎的时候不免期望某些功能,比如——
  • 相似的东西应当被关联在一起。“梁惠王被李贽贬讽,说其资质太差,我看真有这么回事——不然,他怎么不知道引见孟庄两位呢?”(鲍鹏山《永恒的乡愁》)不管是相似的问题还是相似的观点,我觉得,都有关联的必要。关联不是合并,一则可以整合更多回答,二则也能够比较共性和特性。在知乎,引用网址是很方便的,自然也可以引用其他问题,但是显然过分零散、不正式。
  • 问题应当可以被建议删除。如果问题被发现和已有问题重合,就没有保留的必要,虽然不妨在“提问者”里添进自己的名字。
  • 问题应当按照提问方式被分类。以调查为目的(“你们怎么做”、“你见过哪些”)?以解决问题为目的?是在求真还是并无目的?寻找看法或是支持?
  • 以问题为主。所有的分类都是会崩溃的,话题甚至会合并或分岔,只有问题本身是不变的。问题间的组织模式永远是未知。
  • 评论分类。尤其是无意义评论,有必要归在一边。
  • 【以上管理操作都应当是分布式的】。我认为,对言论的管理也是一种言论。不论是关联,分类,删除,这些操作都应当是透明的、可撤销的。这一点也许借鉴了github拉请求的模式,但我认为分布式管理值得尝试。知乎管理员不可能仅靠自身完成对问题的分类,题主也不可能全权决定自己的问题走向。集中管理的限制是永恒的,不论独裁者是聪明的机器还是聪明的人。我认为可以考虑建立分布式的管理团队,权利分散,但应当以监督为主,而不是控制。有效信息不该被抹杀,就算不正确,也该被记录。
  • 允许修改,但删除原文的操作当被记录或限制。在知乎,会见到改问题但回复不变的情况。
  • 将整个网站的设计也作为一个可讨论的话题。活动设计是生命的源泉。


  我不期待其中任何一条被实现,更何况实现未必简单。我只是在提出观点。我的一贯作风是用尽可能少的限制,虽然更多的限制会让一切更加有序,但是人不该在权利中迷失。正如知乎上幼稚的问题不在少数,但它们有存在的意义,即便我们会暗笑它们的无知——但对于某些人,这便是他们的执念。对我而言,马克思主义哲学可以在一分钟内解决我遇到的多数争论——但它们就没有意义吗?不,这就是讨论的意义。人几乎永远可以在讨论中学习,包括讨论“讨论”自身。


发表于:2017-12-29 收起
收起
 | 4 1条观点 0条回复 收藏 分享
徐维海 擅长:软件工程 发表于:2017-12-25 15:12 观点证

    前一段时间老同学告诉我他做了个有趣的东西,让我也加进来一起聊聊,其实很久之前就想闲了写点东西,但是一直都没有真正闲下来(所谓心远地自偏,内心不够宁静,又怎能拂去纤尘),周末因为公司系统的问题没休息好,今天刚好请了一天假调整调整没去上班,上午出去了一趟,下午回来比较清闲,所以就来聊聊。

    这算是个序吧,哈哈;很多时候不知道从何聊起,聊一些太宏观太抽象的话题吧,感觉太宽泛,很难一眼看到它的实际意义,聊一些具体的东西呢,又感觉比较片面(因为肯定是有角度的,虽然横看成岭侧成峰,但是凑的近了看细节总得选个角度吧,举个例子你想同时看到一元硬币它是一元硬币还要看清楚它里面的铁原子,这是不可能办到的,因为这两个观察的角度不能并存,跑偏了,这些有趣的小故事咱们后面再聊),比较小众吧,适合朋友之间闲聊;但是总的来说这个世界是有规律的,规律早于我们的世界产生,却又伴随世界变化,要说现有的规律和现有的世界谁更早,还真说不清楚,但是我们的时间有限(每个人平均也就那么七八十年吧),所以我要确定这一季的话题,我们这一季主要聊一些贴近生活的经济行为和现象(你猜的没错,就聊和钱有关的,但主要体现在细和小,最后再去体现经济活动在人类活动中占据的重要作用,以及当今经济活动的上层建筑——主流的金融体系是个什么样子),这里面会夹杂着讨论一些世界观和价值观(没错它就是哲学,但是我们不讨论哲学,这门系统科学本身,我们讨论一部分事物为我们呈现出来的哲学,跑偏了,跑偏了,怎么感觉越解释越绕),当然作为程序员,还会夹杂着说一些聊些软件设计里的原则(程序员的世界观,哦,不,是编程里的世界观)和模式(编程里的方法论),因为具体的事情除了生活做的最多的就zh


发表于:2017-12-25 收起
收起
 | 6 5条观点 1条回复 收藏 分享
郝宁 擅长:计算机「软件工程」 发表于:2017-12-14 00:12 观点证

子非鱼对吗?我看真的不对

大概在公元前300年左右,思想家惠子问庄子:“子非鱼,又岂知鱼之乐也?”。是啊,我又不是鱼,我哪知道他在想什么,果真如此嘛?最近笔者出去晃悠了一圈,恰好遇到一个美女,不知道何事引起的话题,她说“你又不是我们女人,你怎么知道我们没有胡子?”。哎,这位美女不就是那条“鱼”,我不就那个“子”嘛?难道我不是女人就不知道女人长不长胡子?不是鱼就不知道鱼乐不乐嘛?恰恰不是这样的,认知的过程一定是非他认知他,只是认知的结果往往会受认知者自身的局限或者被认知对象的客观限制而不能认知或者不完全认知,绝对不存在“我”认知“我”!但有人说,我就知道我肚子疼,这不是明显的我自己认知到的嘛?但其实静下来想想,“前一个我”和“后一个我”真是同一个我嘛?

观点:认知的过程永远是主客体分离,不存在主客体同一的认知。

发表于:2017-12-14 00:11:24 收起
收起
 | 1 1条观点 0条回复 收藏 分享

  • 换一批观友
    换一批
  • 郝宁 14观粉   进27屋     
  • 天山南麓,好风依依 2观粉   进7屋     
  • 徐维海 2观粉   进0屋     
  • 大东 2观粉   进6屋     
  • elle_320 2观粉   进5屋     
  • iiiang 1观粉   进5屋     
  • Guidooo 1观粉   进10屋     
  • 骑鹿看唱本 1观粉   进8屋     
  • 甄释缘 1观粉   进9屋     
  • slsk 1观粉   进10屋     
扫一扫提取内容
新浪微博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