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花野史

felix5345 擅长:屠杀惨案 2浏览 编辑于:2019-01-11 22:38:01
第一回陈龙客店接艳妓诗曰不是冤家不聚头。冤家相聚几时休。早知死后无情义。索把生前恩爱囚。     话说上部言的是。了然和尚命徒弟梵空。带着五两银子。去接吴秀英前来作乐。这秀英接了银子。欢喜道。你回去拜上师父。我还有几日官身。看一空儿。便去相会。不须再来相接。梵空回覆了然。了然欢喜。每日盼望。过了两日。有一个陈百户上京应袭。回来路经柳州。下了客店。闻得秀英之名。随着小使取了二两银子。送到秀英家。约她相见。鸨儿接了道。有客在此整东。一时不得脱身。晚上到贵寓便了。小使回去。不提。且说那秀英上轿。一路上想道。此去正往明通寺所过。不若先会了然。免他悬念。再到客店。亦不为迟。忙与轿夫说了。竟到了然房内。了然一见。满面堆欢。引进静轩。着梵空打发轿夫。列下酒肴。二人对饮。了然叙述别后想思之苦。秀英这心上只为还要往陈百户处去过宿。无意留连。忙催了然如此。了然叫他脱衣就寝。秀英只和他带衣而行。了然见他说出其事。心下大不快悦。只得草草完事。秀英起身告辞。了然料亦难留。醋意起来。心中忿忿。送出房来唤轿。梵空道。想他在此宿的。打发他们去了。秀英道。那客店虽在西市中街。一路独行不便。此时黄昏。料少人行。烦你送我到彼方好。了然只得勉强送着。路上问道。小娘子记得旧年初遇。叫我和尚心肝否。秀英道。有钱时。和尚便是心肝。你无了钱。心肝便不对和尚了。了然大怒道。我为你半年光景。费尽千金。你为何一旦说出这般绝义话来。秀英道。师父莫说我情保你出家人嫖我。自然要倍用些的。了然道。今送你五两银子。难道就如此消受了不成。秀英道。我与你还是旧交。念你意思。若是别个和尚。不来。怕你取讨不成。了然大怒。手取石块。照顶门一压。打得呜呼哀哉死了。恰好在陈百户客店门首。了然见他死了。慌忙走回寺中。连梵空也不与说知。天明。惊动地方。说与鸨儿。具状赴告府主。这府主就是白公。白老爷初任来在柳州。即差人将百户陈龙店主吕小二。一齐拿到。白公问百户道。你为朝廷命臣。饮酒宿娼。律有所禁。何故如此行凶。将人打死。陈龙道。委果接他是实。并不曾到店中来。不知何人打死在门首。鸨儿道。你着小使送二两银子来接他。并无别人相约。不到店中。还是何处去来。白公又问陈龙道。现在尸首在你店外。怎说没去。陈龙道。他还是步来的。轿来的。鸨儿道。雇轿抬来的。百户道。既轿来。店中岂无人见。求太爷问店主便知。吕小二上前禀道。客店里人甚多。并无一人见有轿来。白公问鸨儿...
显示全部
收起
收起
 | 0 0条回复 更多 收藏
举报
分享 观点证 下载附件
观点区
扫一扫提取内容
新浪微博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