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历的本质

信陵君 擅长:哲学 「黑格尔」 592浏览 编辑于:2018-01-11 10:02:52
为什么科举舞弊千年难禁?为什么高考要搞的比监狱还严?为什么考研泄题反响这么大?阶级固不固化到底有什么问题?要搞清楚这些问题,首先要分解来看,一步一步来看。为什么科举舞弊难禁?可以先分解成,科举是什么,作弊的意义以及科举作弊的意义。科举是什么呢?科举,科举制...
显示全部
收起
收起
 | 4 1条回复 更多 收藏
举报
分享 观点证
观点区
天山南麓,好风依依 擅长:想象 「空想人士」 编辑于:2018-01-11 14:24:52

我发表一下对“议论社会”的议论(仅仅是相关,并没有直接关系)。这篇文章让我想到了社会达尔文主义,进化论的作用是“解释”,但是社会学家却把这一理论作为“行为指导”或者说“正义”。进化论本身始终正确,但具体分析中会有这么一个问题:个体越来越复杂,人类社会尤其如此。虽说如此,还是有一种通用的强制分析方法:假设个体都很蠢,比如假设“所有人都趋利避害”。不做此假设,分析很难进行,但社会又不全如此,甚至会出现个体影响整个社会的情况。趋利避害是重要假设之一,重要假设之二是“人不顾长远利益”。其实我们对社会成员的描述实在是太过于抽象了,我举一个森林防火的例子:美国由于森林火灾带来的损失巨大,规定必须一天之内把火扑灭,并投入巨资。但研究人员发现,如果每次迅速扑灭火灾,一旦再次起火,将规模更大。所以他们得出结论:如果按时放火烧山,反而可以降低火灾损失。他们将这一很有远见的结果报告给国会,但是并没有得到支持——谁愿意去烧?!这是个夸张的例子,但是也足以说明,同样是趋利避害,个体的选择并不一定一致。再比如欧洲鼠疫期间,政府出钱购买死老鼠(以鼓励人们抓老鼠),我不知道有没有人真的去抓,反正报道说那时家家户户都开始养老鼠。这一情况对于不知道者,未必显然,虽然很合乎解释(为了利益),但并不好猜。

我常常发现自己和群众反响不一致(比如:抄袭很不好吗?),所以对于群体现象,我也觉得自己不见得能作出好的判断。

收起
 | 3 0条回复 更多
举报
收藏 分享 观点证
郝宁 擅长:计算机 「软件工程」 编辑于:2018-01-11 17:05:02

复杂系统的管理一般都是分层结构,社会这个大系统更不能逃脱这一点,如何去合理的划分分层,才能使得整个社会系统更加有序,举孝廉,科举制,高考无非都是划分方式,目的都是分层,只是方式或许还未最优罢了!

收起
 | 1 0条回复 更多
举报
收藏 分享 观点证
扫一扫提取内容
新浪微博
微信扫一扫